波音平台

当前位置:主页 > 用户案例 >
专业从事波音平台开户10年经验,可根据需求加工、生产、定制

标题:虽然岁月流逝童年的记忆已很遥远也很模糊

时间:2017-08-28 15:06

我一出生正赶上文化大革命时代,所以我的整个童年都在那个年代里度过,但我的童年过得并不阴暗晦涩,反而过得
 
有声有色,充满了童年的欢乐和幸福。,但我却频频地回首,努力地探视、回味
 
着曾经的岁月,就像电影的胶片在眼前过目。如果把人生的各个阶段作比较,竟然发现童年时代竟是我最美好的时代!
首先得益于我的家庭出身。我们家是典型的贫下中农,家庭赤贫,三代务农(也许更长),连亲戚关系都没有地富农反坏右的
 
,加上素来遵纪守法,老实巴交,所以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里,我们家像一个避风港湾,又像一个世外桃源,在那场史无前
 
例的政治风暴面前没受到一点风吹雨打,宛如乱世中的一片净土。
其次是我们家庭给予我的那份浓浓的亲情和关爱。父母四十多岁诞下我自然欢喜得合不拢嘴。我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他们大我
 
很多岁几乎不是一个年代的人,所以我是他们的掌上明珠,注定受到他们的万千宠爱。我是他们背着、抱着长大、疼着、爱着
 
长大的。尽管那个年代物质贫乏,他们总是把好东西留给我吃,那时的糕点都是凭票供应,别人家的孩子由于人口多,吃饼子
 
最多吃得到一个,而我们家的指标几乎全部是我一个人吃掉,那时的农村孩子为争糕点吵闹、打架和偷吃的现象屡见不鲜,而
 
只我们家绝对没有。每当我一个人吃那些好吃的东西的时候,心里边就犯傻“他们怎么都不喜欢吃这些东西,恁好吃呢”,以
虽然岁月流逝童年的记忆已很遥远也很模糊
我那时的微弱的智商我还以为他们不喜欢吃,不知道饿呢,因为他们总是做出不屑一顾的神情,好像压根儿都不爱吃。多年以
 
后我和妈妈讲起这档事,我还是很愚蠢地问她“哥哥们怎么不和我争嘴?….”妈妈说“他们大你那么多怎么会和你争?”幸好
 
我现在也知道心疼人,也知道感恩,也曾报答他们,假如我是一个自私贪婪的人那么我就要怪罪他们当年对我的娇惯和溺爱了。
对我最喜欢最疼爱的是我大哥,在我有记忆的时候他就在读高中了。记得每次放假回来,他都把我举得高高地亲热我,吓得我
 
又惊又喜。那时没有钱坐车,他走几十里山路回家。在回家的途中,大概想着没有钱给我买礼物,就掐下路旁的棕树叶,边走
 
边给我折“蚱蜢”、“蜻蜓”还有“小箩筐”,当我看到那青翠碧绿的栩栩如生的小玩具是多么的惊喜,这是我收到的第一份
 
童年礼物,我拿着它们在小伙伴面前炫耀,爱不释手,睡觉都抱在怀里…….
后来他高中毕业了,大学已停办,他被迫回到生产队,由于文化较高,被认命为记分员。当时文化生活很贫乏、枯燥,只偶尔
 
有电影和戏看。他和他的那帮同学正值年轻力壮的时候,精力旺盛得很,经常跑到邻近的公社去看电影,来回三十里路。那些
 
大哥哥、大姐姐每次来约他的时候,都避开我,怕我听见。但我只要听到他们在门外一声喊,就知道他们有“情况”,就跟在
 
他们屁股后面,他们看到“事情败露”也只相视一笑,并不懊恼和沮丧,好像乐于让我发现。三十几里的路,几乎全部是那些
 
大哥哥、大姐姐抱、背、驮走完的,因为即便让我走,我也走不过他们,反而影响他们的赶路的速度。在电影院由于年纪小,
 
容易疲倦,当阿庆嫂还在唱“….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或杨子荣正在唱“穿林海,跨雪源,气冲霄汉…..”的时候我
 
就抱着他们的头睡着了,(由于我人小站在后面看不到电影,只好抱着他们的头,骑在他们肩上,也叫打马肩),成了他们的包袱和
 
累赘,他们至始至终没有一个抱怨我、厌烦我,每次都这样。那是我还有小小的得意,觉得自己很聪明,他们甩不掉我这个尾
 
巴,其实现在想来,他们要甩掉我也很容易的,只是他们内心并没有真正这样想。前段时间看台湾作家齐邦媛的自传《巨流河
 
》,里面有一个情节,讲她小时随她的哥哥去一座山上游玩,回来的路上由于路途险恶,她跟不上速度,差点掉队,吓得只哭
 
,只有一个异姓哥哥张大飞站在隘口等她,望着她….,我想我比她幸福得多,我的哥哥们不会讨厌我、嫌弃我,更不会丢下
 
我不管,他们就是累得精疲力倦也不会让我受累。
后来他们不满足看别人的电影和戏了,自己成立了文艺宣传队。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说服生产队队长的,那时生产队也是没有
 
什么钱的。队里从有限的经费里拨出一些钱给他们添置了幕布和一些简单的乐器和道具,他们利用看过的一些京剧样板戏,马
 
上搭台演了起来。我大哥当然是发起者和指挥者,也是郭建光、杨子荣、李玉和的不二人选。他英俊潇洒、健康阳光,演技在
 
宣传队里也是一流,他的一些台词至今街上的同龄人还记忆犹新,忍俊不禁。这在当时引起了小小的轰动,因为这是纯民间的
 
文艺活动,没有老师,没有名师指点,全靠几个毛头小伙子和丫头片子的兴趣鼓捣,这在当时是首创,开了风气之先河,邻近
 
的其他公社和整个县都没有。他们的这种创举和获奖电视剧《北风那个吹》里面的情节颇为相似,只是电视剧里讲的是下乡知
 
识青年,而他们是回乡知识青年。他们的演出在那个年代还有很有观众缘呢,我坐在台下看他演出,心中充满了对他的崇敬和
 
爱戴,觉得他好高好大。他这种异常的文艺天赋为他日后在他们单位担纲独立筹备、策划举办大型的文艺晚会奠定了良好的基
 
础,这对从未受到专业培训和专家指导的他,纯粹出于一种天性和爱好确实很难得。后来他还居然自学了小提琴,我真服了他,
 
我是望尘莫及的,可惜他从来没有看好自己的天赋,也没在这上面求精、求狠,求发展,他总是率性而为,他真正的兴趣却是枯
 
燥的经济学,这是后话。
他是一个不安分的人,农村狭隘的天空囚禁不了他飞翔的翅膀,他在生产队记了一段时间工分后,又去我们当地的小学教书。
 
他常常把我带在身边。他备课的时候我一个人玩耍然后睡在他的床上,有时半夜还要给我当尿,那时我还不到5岁,还未读书
 
,现在想起来羞死人了。我读一年级的时候没有轮到他教我们,心里很遗憾,读三年级的时候终于轮到他教我们了。我们班上
 
同学都很喜欢他,他教的语文考试时成绩都有提高,他给我们排戏我现在都记得,是《火车向着韶山跑》,参加学校的演出还
 
获了奖。我站在第一排充当火车头,后面的女生手搭在我的肩上,身体像波浪一样起伏,模仿火车开动时的情景,充满了动感
 
和诗意,好风光好惬意,至今都神往。
后来他真的飞向了广阔的天空,去崭露他的才华,而我的童年由于他的离去也变得有些遗憾,就像洒满阳光的小屋,一下子变
 
得黯然和阴暗,总感觉缺少了什么,虽然他不断地给我写信,给我寄书和文具用品。现在我已人到中年,但我却像长不大的小
 
孩子,总想回到从前那种父母健在、兄弟姐妹一家亲的那种没有争斗、怨恨、龃龉,只有歌声和笑声,和谐、幸福、美好的童
 
真年代。可惜时光不能倒流,逝去的永远逝去,一切都已遥远,就像有句哲理所说:“人不可同时踏进两条河流”一样,我们
 
唯有珍惜现在的时光,让生命没有遗憾和缺陷,祈求佛祖保佑所有的亲人平安。

上一篇:一次小小的远足小小的冒险惊险之余回味无穷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 2016-2017 波音平台--一个诗歌,一个精彩人生!

手机网站

官方微信